TAG标签 |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旧版入口

我和失恋男闺蜜酒后共度一夜,一场势在必行的男欢女爱

热门搜索:何足挂齿 前任 厉害 成祖 马谡 故事 人间 黄歇 塞思黑 杨筠松 萧何 班超

情感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故事 >

我和失恋男闺蜜酒后共度一夜,一场势在必行的男欢女爱

来源:未知 作者:红卷 发布时间:2016-04-20 21:43 浏览:次
A+ A- 淡雅白 护眼绿 默认色

我和失恋男闺蜜酒后共度一夜,一觉醒来后他的反应让我崩溃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红卷 | 禁止转载

1

我有理由相信,三年前蓝山看到茉茉后吓到了,所以再也没有出现。

可是,既然不见,蓝山怎么会在三年之后,又打来电话呢?我坐在卧室的小沙发上,边喝着咖啡边忖度蓝山的来意。

窗外晚霞如火,和三年前的那一天竟然如此相似。

我想起那一天,蓝山穿着浅白色的休闲西装,深咖啡色的长裤,淡黄色的长头发依然如常般在背上拖着马尾。他笑意盈然,站在床的一头说道:“我说娇娇,你悄没声息咋就生娃了?连你老公都没见着,你也太前卫了!”

我白了他一眼:“我未婚先孕行了吧。你管我呢。”

“好吧。好吧。娇娇总是与众不同的。”蓝山假意举着手投降,眼睛向床边乱转。

“你急什么?”我轻轻道:“宝宝被护士抱去洗澡了,横竖过会儿就送来了。”

我知道蓝山总是行色匆匆,毕竟他已经荣升集团公司的副总,他肯抽出时间来看自己一眼,已经是在念着两人之间的情谊了。

蓝山拖过椅子坐了下来,颀长的两条腿伸到了病床底下。“你看上去可不怎么好,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他望向我道。

我笑了:“你见谁刚生产完就活蹦乱跳的?”

“也是。”蓝山点头,“我等着看我小侄女。看她长得像不像她妈妈那样可爱。”

“可爱?”我看住蓝山眼眸中满溢的温柔,叹息道,“可爱你就不会是别人的了。”

我这话说得有点像失恋的女人,惹得蓝山好不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瞧你这话说的,我们可是好哥们——”

正在这时候,护士推了车过来,一车的宝宝像大号的玩具,挤着堆着,令人心疼。我忙冲着蓝山嚷道:“快,把宝宝抱过来。别挤坏了她呢。”

蓝山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宝宝看,粉红包被里,一头黄发,容长脸蛋的婴孩,满脸通红睡得正香。他脸上的笑“倏”地消失了。再抬起头,蓝山目光中有说不出的尴尬,还有努力掩饰着的恼怒。

“蓝山——”我故意“咳咳”两声,躲避开他直视自己的目光,柔声道:“我给宝宝取名末末,末尾的末,怎么样?”

“末末?为什么叫末末?”蓝山终究是蓝山,片刻之后,他已经显得云淡风清:“不如叫茉茉,茉莉花的茉,这才适合女孩子。”

“好吧,就叫茉茉。”我用宠溺的目光斜暼了蓝山一眼,叹息一声:“唉,你总是喜欢漂亮的、有浓香……”蓝山已经把宝宝递了过来,一待我接手,他就站起来走了。

我边回忆边喝着咖啡,客厅的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吴阿姨,”我喊道,“快去开门——应该是蓝山来了!”没听到脚步声,蓝山已经进门来了,他裹携着一股风,直接冲到我身边,对我来了个熊抱。

“娇娇!”蓝山大喊。

我缩在蓝山怀内,闻嗅着那样熟悉又亲切的蓝山的气息,惊觉时光竟然什么也没有带走——三年啦,蓝山清新的茶叶味道一如从前,自己那不可扼制的心跳,也并无二般。

2

蓝山的头发很黄很软,他将之留长了,在背上拖成一个马尾。我初见他时,他正蹲在仓库里仔细地清理货品,我以为是个女孩子,热络地拍他肩膀,叫道:“嘿,能不能帮我找找‘夏日恋情—4015’的衬衣?有顾客现在要试。”

蓝山回过头来,见我有些愣怔,忙说: “好啊、好啊!”手在衣服包里面翻了翻,递过我要的衣服。

这是我第一天上班。这家大学城附近的“夏愉”时装店,一到周末就人如潮涌,顾客多是大学城里面的学生。我虽然手忙脚乱,也总算应付过来了。一待最后一拨客人离开,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冲着另一个店员佳佳叫嚷道: “好累啊——佳佳!”

“所以要招你呀!”佳佳回答我,目光却在店里四处查找:“咦,蓝山哪去了?平常他都和我一起忙呢。”正说着,我们看见蓝山提了三个盒饭走进来。

蓝山走路匆匆,进门的那一刻,他额头的黄发因之猛跳了跳,使他看上去年轻许多。我的内心一动,忍不住仔细看了他一眼,这一看,我的心越发蹦跳起来。

蓝山眉眼温柔道:“饿了吧?我赶着买来午饭,要不过了饭点,连饭都没得吃了!”

“等等——蓝山,”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站住,别动,让我好好看看。我是想问你,我们以前有见过吗?”

“有吗?”蓝山果然听话地停下来。佳佳接过蓝山的饭盒,放到了饭桌上,她笑嘻嘻冲着蓝山道:“蓝山,你傻啊,听她胡言乱语!”

可不是吗?蓝山在我脸上看到一闪而过的狡黠,就明白自己上了当。他本想伸手拍拍我的头,可能觉得有些造次吧,手一拐扣在了自己的黄头发上,他自我解嘲道:“你怕是对黄毛感兴趣吧?”

“哈哈哈!”我乐了。

还别说,我和蓝山的性格,真是一个如火一个似水,因此两个人相处起来,动静皆宜,特别投契。

下雨的日子,顾客少,雨的滴答声充斥着耳膜。蓝山会去隔壁的士多店,买上两杯柠檬绿茶,然后,他和我就边喝着茶,边悠闲地聊天。

空气中充溢着柠檬和绿茶的清香,蓝山打开话匣子,开始指点江山的激昂。这是他关乎未来的野心,说起来于温润中透出一股霸气,我最着迷的便是他的这种样子。蓝山从自己十七岁打工开始讲到他作为一个店长的现今,也讲到他要自创品牌,在全国各地开遍专卖店的未来。我带着敬仰的心望着他,目光迷离,令蓝山颇为窘迫。蓝山就将话峰转到了第二话题:她未来的女朋友。

当时,蓝山的女朋友和他的关于事业的梦想一样,都还遥不可及。不过他不断讲述着的,终究为我在心里描摹出了他的爱人模样:高挑身材,凹凸有致,长眉大眼,卷发垂肩,全身散发着浓郁魅惑的香水味……我的心里起了莫名的醋意,每每听过后,就会趁着蓝山不注意,去试衣镜里仔仔细细地打量自己一番。打量完,我只能轻轻叹息道:“算了,我还是做他的哥儿们好了。”

3

女孩子的心事,是想藏也藏不住的。佳佳开始趁蓝山不在的时候打趣我了,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故意说道:“佳佳,蓝山有女朋友的,我看到了。”

“真的?怎么没见他带过店里来?”

“差不多搞定了,自然是要带来的吧!”我道。

没想到有一次,我真是看见了他的女朋友。那天我调休,去M大学表哥处玩,表哥带我去学校食堂吃午饭,我远远便见到了蓝山的黄头发。不过蓝山的目光,从始至终只落在身旁的一个女孩子身上,果然是个高挑美女,符合蓝山一直以来的梦想。我的兴致突然降至冰点,吃完饭便匆匆离开M大。没想到自已竟然一语成谶,我气得回到家里哭完了整个休息日。

蓝山带着尤莉过店里来后,他和我聊天的话题,就只有尤莉一个了。我这才知道,尤莉曾经有一天到店里来买衣服,蓝山接待的她。蓝山告诉我:“知道吗?我当时有一种进入梦境的感觉,她不就是我想要的女孩吗?”尤莉有那种美女天生对衣服的品位,她试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恰到好处使她的美越发眩目,不过她试一件,目光黯淡一次,试完了所有想试的衣服,她美丽的脸蛋充满了颓丧之感。

“你都不喜欢么?”蓝山心里十分可惜,“我觉得你穿每一件衣服都好看。”

尤莉摇摇头:“算了,每一件都超出我预算了。”

蓝山望着尤莉,心里皱缩成一团,他忙说:“哎,我是店长,我能帮你打折呢。”

“打折也买不起啊。”尤莉十分失望地转身离开。

“哎,要不这样?我给你开个特例,你分期付款买好了!”蓝山连自己也没想到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真的?还能够分期付款呢?”尤莉一蹦三丈高,从试衣里挑出一件翠绿色的棉布裙:“那我买这件,三百八呢。我先付五十块钱好吧?”

“嗯。”蓝山忙点头。

“喂,店长!”听到蓝山的讲述,我鼓着眼睛瞪蓝山,“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没有这种规矩的呀!”

“我知道。”蓝山笑起来,解释道,“我每次都帮她把钱垫付了,所以没有关系的。”

我的脸气得更红了:“那你老实交待,你认识她后,究竟垫付了多少钱?”

尤莉每次来都是穿着店里最新款时尚的衣服,而且从来不重样,我还以为她出生富贵,没想到全是蓝山在背后支持着。

“你小心点罢!”看着蓝山说起尤莉的痴傻模样,我忍不住劝道,“太虚荣可不是什么好事。”

蓝山拍拍我的头,无奈道:“这就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吧。她每次看到华服美衣,眼睛都闪闪发光,我还就喜欢她闪闪发光的样子呢。”

我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但我以后开始带饭,常常把肉类的菜往蓝山碗里拨拉:“蓝山,我妈明知道我在减肥,还做这么多肉,你帮我吃吧。”看到蓝山大口大口吃掉肉,我特别开心。

我当然知道蓝山越来越入不敷出,也知道他常常吃泡面。他一个月就那么三千多块的薪水,而尤莉现在不仅添了N套衣服,还买了各种款式的包、鞋子,听说最近又迷上了香水,我真是替蓝山担心,暗暗想:“哪天尤莉迷上钻石,你蓝山可就麻烦了!”

爱情的意乱情迷,很快在蓝山身上变成了重担,我感觉得到蓝山的头发越来越黄,脸色也越来越差,本来就瘦的身材,越加嶙峋。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拉住蓝山,质问他:“你现在怎么回事?经常迟到早退就不说了,怎么像是忙得连觉也睡不上的疲倦样?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兼职去了?”蓝山只好点头道:“你知道,尤莉家境不好,可她偏偏对美丽的东西没有一点抵抗力。已经好几次她吵闹着要买的东西,我都买不起了。我必须兼职才行!”说完蓝山就匆匆跑了。

4

运气的是,总部看上了蓝山。有一天蓝山突然向我和佳佳宣布:“我走运了,总部要升我做大区经理,这是三级连跳啊,薪水也是!”

佳佳很是惊讶:“蓝山,那我们这个店谁来当店长?”

“当然是佳佳你了!”蓝山冲着我摇头:“娇娇还嫩呢,我向总部推荐你!”

佳佳看了我一眼,我忙绽出一脸萌笑:“哎呀,谁像你们那样名利薰心呀,我只想吃饱混日子。”

蓝山怒其不争地揉搓着我的头发:“的确,你还是个小孩子,连走路都老是摔跤,我怎么放心把店交给你?”

“哼。我才不稀罕!”我朝他啐道。佳佳看着我这样,也笑了起来:“是哦,娇娇,你还说要像尤莉一样穿高跟鞋,这么大人了总是摔跤,走路能不能小心着点儿?”

我“嘻嘻”一笑,转身便将蓝山和佳佳晾到了一边。

我托表哥对打听尤莉的情况,这才发现,尤莉是吃着助学贷款的农家女孩。更令我意外的是,尤莉除了蓝山之外,最近又有了新的男朋友,是个富二代,天天开着豪车来接尤莉放学。

“那蓝山怎么办?”我一想到蓝山对尤莉的娇宠,心里就忧虑起来。有一天,我约了尤莉,在学校附近的一间小咖啡馆见面。

我捧着熟悉的柠檬绿茶,尤莉喝着满嘴奶沫的卡布奇诺。

“尤莉,蓝山托我照顾你。他现在刚调到总部培训,忙不过来,要等培训完了,才有时间回来。”我对尤莉说。

尤莉身上的玫瑰香味,简直把我的绿茶味全掩盖完了,我仿佛在喝着玫瑰香精,说话间直皱眉头。

尤莉涂了睫毛液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挂着一丝揶揄:“其实我早就发现了,蓝山对你比对我上心。你也喜欢蓝山的对吧,何不对他说?说实话,我是想和他分手的,只是一直没找到开口的机会。”

尤莉边说,边盯着我慢慢晕起红晕的脸。

“不,不,不。”我忙埋了头,“我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你想多了。”

“是吗?”尤莉放下咖啡杯,伸手招来侍应生:“拿个打火机来。”尤莉不知从哪摸出一支烟,打火机一到,她“啪”地点燃烟,熟门熟路地抽了起来。

“你知道我最恨蓝山什么?”尤莉吐着烟圈,眼神充满敌意地望着我,“他和我在一起,絮叨的话里,少不了黄娇两个字!”

“什么呀!”我抬起了头,惊讶地望着尤莉。

“你别装了!”尤莉猛地掐灭了,“其实就算你故意一天到晚清水挂面,你的美还是那么招摇!我不相信蓝山会视而不见!”

“不是——真的——他只把我当哥们!”看到尤莉站起来要走,我想拉住她,却猛地跌落在地上,只能看着她那窈窕的身姿袅娜地走出店门。

5

蓝山终于从总部培训回来了。我的心雀跃地想要见他,他却始终没有到过店里来。

我去找尤莉。尤莉说:“我跟他说清楚了,从此我们楚河汉界各不相关。”

“尤莉!蓝山为你做了那么多!”我喊到,气得手都在抖动。

“他真是太蠢了!你还是去点醒他吧!都大半年了,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心!”尤莉探究着看了我一眼,摆摆手坐上富二代的车。

我是在一家酒吧找到蓝山的。那时候的蓝山已经喝得太多了,趴在酒吧台子上边口水直流,边在嚷嚷:尤莉、尤莉——。

我结了账,想扶他起来,却不仅没扶起他,两个人都摔到了地上。

“哎呀,我的小女孩。“蓝山摇着头,似乎认出了我,随即却在说,“尤莉,她不像你——可是,我爱她呀。”

我扶着蓝山,两人往酒吧外走。能去哪儿呢?蓝山住的地方我都不知道。抬头看见“七加一”连锁酒店的霓虹灯,我只好把他往那里拖。

却没想到,在酒店的房间里,蓝山像疯了一样抱住我,他嚷道:“尤莉,我爱你、我爱你!为什么你却爱上了别人——”他呜呜哭泣着,黄色的头发都被泪水淋湿了,湿搭搭地贴在脸上。

我将他的黄头发拂到耳边,看着他酒意迷离的眼睛和泪水,突然心里说不出的冲动,我猛地吻住了蓝山的嘴,呢喃着:“蓝山,我是尤莉。我爱你。”

我感觉得到蓝山身体的热度,我也感觉到我自己身体的热度。很快欲望之火就在我们身体上燃烧起来。我拥抱着他,闻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而他纠缠着我,边动作着边叫喊着:“尤莉,我爱你!”

第二天在蓝山的注视下,我醒转过来。蓝山惊愕的目光流连在我的脸上,惊愕的眸子里却是那样肆意的温柔。那温柔让我恍惚起来,仿佛蓝山爱的不是尤莉却是我。

但蓝山清醒着惊跳起来,大声质问我:“娇娇,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喝醉了,把我当成尤莉!”我将被子猛地蒙住了头,我不能让他看见我火辣辣的脸。半晌后,我又将被子拉下来。我看见蓝山埋着头,跪在我面前,揪着自己的黄头发。“那怎么办?娇娇!”

我拉掉他放在头发上的手,那温热的手掌在我的手掌之上:“傻啊。我没怪你。是我自愿的。”

“可是——”蓝山跳将起来,将衣服胡乱披在身上,冲出了房门。

唉,蓝山始终不爱我。我看着半开的酒店房门,无可奈何地叹息。

6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蓝山冲着我咆哮。

在他的怀里,我聆听到他猛烈的心跳,我轻轻问:“我骗了你什么?”(原标题:一场势在必行的欢爱)

故事大全)www.gushilideshi.com
相关情感故事
情感故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