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20

量子科技站风口资本进场需时日

原标题:量子科技站风口 资本进场需时日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范文茜 发自广州

量子科技站上风口。

10月19日,量子科技概念股大涨。截至下午收盘,量子科技板块整体上涨4.73%,涨幅位居256个概念板块中第一。科大国创(300520.SZ)、蓝盾股份(300297.SZ)、光库科技(300620.SZ)均报20%涨停,国盾电子(688027.SH)、亚光科技(300123.SZ)等纷纷跟涨。

10月16日,中央政治局就量子科技研究和应用前景举行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会议强调,要充分认识推动量子科技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加强量子科技发展战略谋划和系统布局,把握大趋势,下好先手棋。

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是此次集体学习的主讲人。随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量子科技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量子力学是人类探究微观世界的重大成果。量子科技发展具有重大科学意义和战略价值,是一项对传统技术体系产生冲击、进行重构的重大颠覆性技术创新,将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向。”

“量子力学和相对论是20世纪的两大科学革命,对人类的世界观产生了强烈的震撼。但论公众知名度,量子力学比相对论低得多。”10月19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袁岚峰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尽管量子力学在大众视野中相对低调,部分内容理解起来也有困难,“但现代社会硕果累累的技术成就,几乎全都与量子力学有关”。

中南海聚焦前沿科技

时隔一年,前沿科技领域再度成为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内容。

上一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前沿科技,是在2019年10月24日。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发展的现状和趋势。会议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国内区块链技术随即迎来黄金发展期。

根据区块链行业研究机构陀螺研究院的统计数据,2019年10月24日至2020年9月1日,全球新增区块链技术应用项目披露约345个。其中,中国以252个项目数位居全球第一位,约占全球项目的73%,同比增长12%。

2002年,中央政治局实施集体学习制度。此后,中央政治局一直是中南海学习的先行者和主力军。

十九大后,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高科技”是在2017年。当年12月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时任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梅宏受邀就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讲解。2018年10月3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时任CCF理事长高文成为授课人,讲解发展人工智能的重大意义、任务和规划等问题。

以上三次集体学习,每次时隔基本在1年左右,且学习时间均在当年的第四季度。

“以量子技术为例,这些尖端技术正在经历从0到1的过程,由国家最高层去学习以及进行科普,意味着国家对基础创新的重视正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10月19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过去中国的很多创新都是在别人的基础之上进行的,是“从一到十,从十到N”,但中国要在创新前沿有所突破,最终还是要依靠“从0到1”。

中国领先量子通信领域

“量子科学发展触发了第一次量子技术革命。第一次量子技术革命,是从认识量子世界、发现量子效应到发展量子技术应用。”薛其坤指出,信息时代的关键核心技术如晶体管、激光、硬盘、GPS等,都是第一代量子技术的经典应用。

在薛其坤看来,世界已进入第二次量子技术革命时代,即通过主动人工设计和操控量子态发展量子技术和应用。“我们现在采用的经典信息储存是二进制的,可以理解为‘开关’,即只有开和关两个状态。而量子信息是“旋钮”,有无穷多个状态。旋钮的信息量显然比开关大得多。”袁岚峰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量子信息的研究内容包括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量子通信已经有了一些实际应用,量子卫星就是做相关实验的;量子计算的发展程度要低得多,还处于演示阶段,尚未造出有实用价值的量子计算机。”

量子科技已经成为多国战略布局的重点领域。

2016年,欧盟推出量子技术旗舰计划,预计在该领域投入10亿欧元;2018年12月,美国通过“国家量子计划”,斥资13亿美元开展量子信息科技研究。

袁岚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目前量子信息领域的两个主战场中,中国在量子通信方面领先,欧洲和美国紧随中国发展;在量子计算方面,欧美暂时领先。“比较这两个领域,整体而言,量子计算的重要性高于量子通信,但离实用也更远。”

过去数年间,中国在量子通信技术上取得多项突破性进展。2016年8月,中国发射自主研制的世界上首颗空间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并利用量子卫星在国际上率先成功实现了千公里级的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2017年,全球首条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京沪干线”项目通过验收。

2020年,中国量子通信领域进入丰收期。3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团队等研究人员实现了500公里级真实环境光纤的双场量子密钥分发和相位匹配量子密钥分发,传输距离达到509公里,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9月,郭光灿院士团队与奧地利同行合作,首次实现了高保真度的32维量子纠缠态,显著提高了量子通信的信道容量。

“‘墨子号’量子卫星的发射和量子通信京沪干线的建设,标志着中国的量子通信接近了产业化。自从人类进入近代社会以来,这是第一次由中国创造一个新的产业。”袁岚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虽然改革开放后,中国在高铁、电信、超算等方面都做到了世界第一,但这些产业都只是在别人的框架里后来居上。“只有量子通信,在国际上是没有先例的,是中国首创的。”

但在量子计算领域,中国和西方的差距仍然明显。

尽管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和华为在内的科技巨头都在布局量子计算,但尚处初期阶段。

10月上旬,知识产权产业媒体IPRdaily与incoPat创新指数研究中心发布全球量子计算技术发明专利排行榜,入榜企业的前六位都是美国公司,来自中国的量子计算公司本源量子以77项专利排名第七,排在IBM、DWave、谷歌、微软、Northrop Grumman、英特尔之后。

“国内目前能做量子计算的人不超过百位,有能力做量子计算的团队不超过10个。”本源量子公司副总裁张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行业规模有望超千亿

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80亿元,预计到2023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05亿元。

“未来,量子技术将被广泛应用到国防军工、金融、政务等领域。”天风证券董事总经理、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唐海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科大国创证券事务代表杨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高度关注量子科技发展,无疑对整个产业起到积极正面作用。目前,中国在量子通信、量子计算部分细分领域已达国际领先水平,“但具体到应用层面,还需科研、企业、资本等各方力量长期共同推进”。

同日,蓝盾股份相关负责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与华南师范大学共建量子密码技术联合实验室一事,目前双方已签署协议,但在量子通信领域,公司目前暂未有具体产品及业务落地,也未对业绩产生实际影响。

实际上,不少概念股公司主营业务与量子通信、量子计算并无直接联系。蓝盾股份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一再强调,公司主业是网络安全产品,目前在量子通信领域暂未有具体产品及业务落地,也尚未对业绩带来实质性的贡献。

即便如此,蓝盾股份在10月16日、19日两日均出现涨停,市值增加约6亿元。与二级市场的火热相比,一级市场投资机构对量子科技领域的热情相对平淡。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国盾量子、盛洋科技等10家上市公司投资方中,除君联资本外,鲜有知名VC或PE的身影。其他投资方基本以产业投资机构(神州资本、步步高投资)和具有高校科研背景的国有资本(科大控股)为主。

10月19日,一位长期关注科技领域的VC投资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个领域太新了,不容易看懂,尽职调查有很大难度,短期内不会考虑。”

唐海清表示,量子科技是十分前沿和高精尖的领域,高技术门槛让不少投资人望而生却。更重要的是,量子科技还处于产业化初期,底层技术、产业链建设、市场生态培育仍面临挑战,资本进场还需时日。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