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9-24

解读丨自贸试验区为何再次扩容?布局有何考量?

原标题:解读丨自贸试验区为何再次扩容?布局有何考量?

9月21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并答记者问。

红网时刻记者 刘玉先 王义正 长沙报道

在距离第一个自贸试验区——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7年之际,作为我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自贸试验区再迎新成员。

9月21日,国务院印发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浙江自贸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至此,中国的自贸试验区数量增至21个。

自贸试验区为何要进一步扩容?此次新设3个自贸试验区,扩区1个自贸试验区,这样布局的背后有何考量?各地将有哪些特色举措?

岳阳城陵矶综合保税区闸口。

为何要进一步扩容?

建设自贸试验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重要战略举措,在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从2013年自贸试验区工作启动以来,我国自贸试验区的建设布局逐步完善,形成了覆盖东西南北中的改革开放创新格局,在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政府职能转变等领域进行了大胆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

资料显示,7年来,自贸试验区已形成260项制度创新成果,面向全国或特定区域复制推广。

那么,自贸试验区为何要进一步扩容?在21日举行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进一扩容的目的是通过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的改革探索,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通过更高水平的开放,推动加快形成发展的新格局。

同时,扩容有利于进一步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王受文分析,4个新设自贸试验区或者扩区,将实现京津冀全覆盖、长三角全覆盖,且叠加中部崛起等国家发展战略,有利于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打造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

今年以来,面对严峻复杂的国内国际形势,我国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方向不变、决心不变。在深化改革方面,制定出台《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等系列重要改革文件。在扩大开放方面,出台《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进一步压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

“中央决定设立新一批自贸试验区,在自贸试验区努力探索更高水平自主开放,彰显了我国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坚定决心。”王受文说。

这样布局的背后有何考量?

此次新设的北京、湖南、安徽3个自贸试验区,以及扩区的浙江,分别位于京津冀地区、中部地区、长三角地区,这样布局的背后有何考量?

“自贸试验区肩负着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原来的18个自贸试验区已实现了东部沿海地区的全覆盖。”王受文表示,经过本轮扩围,自贸试验区进一步实现了京津冀、长三角的全覆盖。

如此布局有利于进一步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王受文介绍,北京科技创新动能强劲,湖南装备制造业积淀深厚,安徽新兴产业要素比较活跃,浙江数字经济蓬勃发展。

在这4个地区新设或者扩区,将通过科技创新从源头上补链强链,依靠产业链集成创新进一步稳链固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先进性、稳定性和竞争力,引领产业高质量发展,这将会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做一些有益探索。

此外,在这4个省市新设或者扩区,还有利于进一步深入开展差别化探索。4个方案均充分考虑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自贸试验区的战略定位和要求,围绕着服务贸易、先进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等新领域新业态,提出了特色鲜明的差别化试点任务,打造各具特色的改革开放新高地。

如:北京在中国服务业开放中具有引领作用,湖南自贸试验区着力促进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安徽自贸试验区努力建设科技创新策源地,浙江自贸试验区将加大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

王受文介绍,去年4省市合计利用外资、进出口额都占全国约两成,外向型经济基础较好、增长较快。在这4个地方新设自贸试验区或者扩区,有助于在新形势下探索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将有哪些特色举措?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发布的4个方案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深入开展差别化探索。

9月5日至9日,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在北京举办。

构建新发展格局方面,北京自贸试验区加强京津冀三地技术市场融通合作,对有效期内整体迁移的高新技术企业保留其高新技术企业的资格;湖南探索设立跨省域资质和认证互认机制,企业跨省迁入自贸试验区以后,继续享有原有的资质、认证;安徽完善区内技术等要素交易市场,允许外资参与投资;浙江建立产业链“链长制”责任体系,探索实行产业链供地。

催生新发展动能方面,北京自贸试验区探索开展去中心化的临床试验试点,简化国内生物医药研发主体开展国际合作研发的审批流程;湖南建立企业技术需求清单,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中试;安徽不断深化科技成果使用权、处置权和收益权改革;浙江试点开展数据跨境流动安全评估,探索建立数据安全管理体制。

激发新发展活力方面,北京自贸试验区探索国际数字产品专利、版权、商业秘密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建设;湖南开展强化竞争政策实施试点,创造公平竞争制度环境;安徽建立以人力资本价值实现为导向的分配激励机制;浙江探索取消施工图审查等工程建设领域审批制度改革。

打造新发展优势方面,北京自贸试验区试行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湖南放宽外商设立投资性公司申请条件;安徽探索建立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跨国技术转移和知识产权分享机制;浙江允许中资非五星红旗船开展以宁波舟山港为中转的外贸集装箱沿海捎带业务。

来源:红网

作者:刘玉先 王义正

编辑:张立

本文为湖南频道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09/23/8358161.html

聚合阅读